《荒山泪》:一曲悲歌传至今
时间:2016-06-08 16:52:02      来源: 出门看戏

\
 

程砚秋先生和他的《荒山泪》

《荒山泪》1929年编写,1931年上演,早于《春闺梦》半年,属于同期同题材相近的剧目,编剧同为金仲荪。如果熟悉程大师的剧目创作与演出,就知道,这两出戏不仅是程派剧目创作的转折,也是程派艺术精神的一次升华。体现于程本人的思想变化,也很明显,1932年,在收徒荀令香为徒的同时,程将自己的名字中的“艳”改为“砚”。

剧目题材的转化,并没有改变程派以悲剧著称的特征。一改沉痛悲剧为根本,还要等到《锁麟囊》的创作,往后推十年。

但是,《荒山泪》彻底改变了传统戏曲表现女性悲剧多以豪绅、酷吏、贪官为矛盾点,也脱离了贪财爱富的父亲或人伦丧尽的舅父的俗世窠臼,而是将人物命运放在残酷社会现实与残暴上层统治的背景中展开。剧情更借流传广泛的优秀诗词佳构,大大提升了悲剧的震撼力。

这种题材上的转变与提升,结合全面的戏曲技艺,集中表现程派艺术精神及精髓,成为《荒》《春》二剧传承不衰的重要原因。

程砚秋先生年轻时候的便装是这样的。当然,还有更帅的。

1956年,周恩来提议为戏曲艺术拍摄电影以纪录,程砚秋当然在其列。只是,正在被批判的《锁麟囊》未能成为程最理想的入选剧目,最终,《荒山泪》得以拍摄,成为程砚秋留下唯一完整全面的艺术荧幕资料。导演是吴祖光,同期拍摄的还有《梅兰芳的舞台艺术》《洛神》。

《荒山泪》电影与程砚秋的舞台演出有区别,从张火丁为程的音配像对比便可知。

吴祖光认为《荒山泪》的剧本“比较简单和粗糙”(不敢苟同,呵呵),所以要“加工、充实、修改”。为电影再次创作的时候,程砚秋叮嘱执笔的吴祖光“写唱词时不要受到任何格律的限制,希望多写长短参差的句子。”吴祖光撰文回忆:程砚秋说“你怎么写,我怎么唱;你写什么,我唱什么;你的唱词越别致,我的唱腔也就越别致。”而且程砚秋创腔极快,往往是拿到剧本,第二天便和乐队合乐了。

1956年3月30日,为拍摄电影再度创作的《荒山泪》在北影演员剧团礼堂彩排演出。据吴祖光记忆,这是程砚秋一生中最后一场演出。1958年,程砚秋逝世。

\

赵荣琛先生对《荒山泪》的传承

赵荣琛在《略谈<荒山泪>演出心得》一文中对学习和演出荒山泪有一些记录。

在十五六岁的少年时,赵荣琛先生就看过《荒山泪》,一下子被迷住了,由迷而学,从此开始钻研这出戏。他和同窗好友曾世骏(程派琴师,应该也是赵先生的把兄弟)一起学练。

在山东学艺的时候,熟谙程派的关丽卿先生给赵荣琛说过不少程派戏,也曾在一些方面对《荒山泪》给与过指导。

1940年,身在重庆的赵荣琛投帖拜师,程砚秋来函指导技艺,并给他寄去不少剧本,其中包括《荒山泪》。通过研读程先生校改过的剧本,对来往信函的艺术指教的领悟,结合对唱腔和身段的温习描摹,赵荣琛自信能够演出该剧了。

但在这个阶段,他始终未正式演出过《荒山泪》。赵荣琛是怕演得不地道,走了样,对不起还没见过面的师尊,有损先生声誉。

1946年,赵荣琛在上海正式补办拜师仪式,程先生为他详尽地传授了许多程派独有剧目,包括《荒山泪》。但是,赵荣琛依然没有正式公演该剧,原因是,师傅的看家戏应该给师傅留着,避免“以同一剧目上与师尊争夺舞台和观众”。1949年前后,程师常演的剧目不多,《荒山泪》是其中之一。

赵荣琛正式公演《荒山泪》是在1949年。此后,在程先生逝世前,赵在北京也极少演出该剧。解放后,在东北期间,赵荣琛才放开演出自己最钟爱,也是下功夫最多的《荒山泪》。

第一次全国戏曲汇演的时候,赵荣琛先生即以《荒山泪》获奖;1959年,程砚秋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演出,赵荣琛演出的是《荒山泪》;1978年后,恢复旧剧演出,赵先生最先演出也是《荒山泪》。

一直以来,《荒山泪》都是赵先生最具号召力的剧目。

赵荣琛的舞台演出与尊师程砚秋也有不同,无论是场次的删减、编排次序,还是扮相、唱腔的细节。这些改变,也得到了程砚秋的肯定。赵初演《荒》的时候,程先生看了演出说:“有些小地方虽然同我不一样,但是不错,人物的感情出来了,唱腔和身段都还规矩。”

1993年,赵荣琛以《荒山泪》传授张火丁,并收张火丁为关门弟子。

\

张火丁对《荒山泪》的继承

张火丁有多么崇拜赵荣琛,就略去不说了。

战友京剧团期间,在李文敏教学汇报演出中,张火丁终于有缘见到心中的偶像。机不可失啊,合个影先,她立刻整肃戎装,搬来一把带着椅帔的堂椅,恭敬地请先生坐下,立于身后……一时找不到这张照片,不贴了。

后来,终于有了拜师的机缘。

尽管,赵荣琛答应了拜师一事,但并没有立刻举行仪式,而且先从学戏开始。他教授的方式就是以《荒山泪》一剧为本,以剧带艺,通过教授《荒山泪》一个戏,全面传授程派艺术。赵荣琛对张火丁的要求就是“举一反三”。

所以,《荒山泪》是在张火丁正式拜师赵荣琛先生之前,先生亲授的剧目。通过《荒山泪》的传授,相差五十多岁的二人结下师徒之缘。我想,赵荣琛先生也正是在这出戏的教授过程中,看中了张火丁的艺术潜质,才下决心收为关门弟子的。

三个月的时间,《荒山泪》即将学完,张火丁正式拜师赵荣琛先生,时间是1993年7月10日。

后来,赵荣琛先生曾在自己的文章中写出为什么收张火丁为关门弟子:
她(火丁)虽年轻,却无一般小女儿崇尚浮华安逸之习,甘于清苦求艺,且嗓音、禀赋较好。
……
火丁之后,我没有再收徒。

火丁很用功,常往西山,往返数十里来我家求教。1994 年秋,她以《荒山泪》、《锁麟囊》、《文姬归汉》的选场,举行个人专场演出,有意问鼎梅花奖,颇受各界赞扬。在京剧式微、多人他就的困难之际,难得她小小年纪不为所动,志坚行果,这一点就很难得。

痛惜。1996年2月18日,赵荣琛先生逝世。

2006年,张火丁举办专场演出,以《荒山泪》和《白蛇传》纪念恩师赵荣琛逝世十周年。在这次纪念演出的时候,她说:恩师赵荣琛先生不仅是杰出的京剧艺术大师,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同时也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学者。我作为先生的弟子,能够有幸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诲,感悟恩师的教导,体味恩师的艺术人生,是我的荣幸,也是我毕生为京剧艺术事业,为弘扬程派艺术倾力而为的重要支点。今 天,为缅怀恩师,我们举办“怀念恩师赵荣琛先生逝世十周年专场演出”。演出剧目是《荒山泪》和《白蛇传》。《荒山泪》是恩师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白蛇 传》是我运用程派艺术特点表演的剧目。选择这两个剧目,一是继承恩师的艺术精神,二是在恩师精神指引下,丰富程派剧目和程派艺术的表演领域。我这样想,是在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同时也感谢关爱京剧艺术,关心帮助我的观众朋友。

《台上台下张火丁》一书中描述了赵荣琛先生是如何在《荒山泪》一剧的教授中传承程派精神的:赵荣琛在为张火丁说程派名剧《荒山泪》时,对于剧中的每句唱腔,都细细地“抠”。有时张火丁感到自己做得已经很到位了,但赵荣琛却仍要细抠,因为他要用这出戏来为张火丁继承程派艺术作“奠基”。

既然是“奠基”,就需要坚实的基础,基础打不牢,是难以建成“艺术大厦”的。

赵 荣琛说过,我们学习继承流派艺术,开始要有个“像”的过程,我们不反对“像”,如果一点也不“像”,与某个流派毫不沾边,那还算什么继承流派呢?问题在于 是满足于表面形式的“像”,还是追求精神实质的“像”。因此,他主张学习继承流派艺术,不能满足于“形似”,更不可只求“貌似”,重要的在于“神似”。

赵荣琛在教火丁戏时,不仅教她唱腔规整,动作规范,更重要的是要悟到神韵,做到“神似”。张火丁在传承程派艺术上之所以能走红梨园,在于她悟到了程派艺术之神韵,在表演中做到了“神似”。这显然与赵荣琛良好的教学方法不无关系。

张火丁的《荒》与赵在大多数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在小处略有不同。扮相上,张火丁更趋于“美”,程、赵更趋于“实”。

纪念赵荣琛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的演出要到来了。

恩,啥也别说了:

一事无成两鬓斑,叹光阴一去不回还。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