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程砚秋同志的艺术道路
时间:2016-04-13 14:04:06      来源: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程砚秋同志逝世已经一周年了,我们戏曲队伍里失去了这样一位红色战士,真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一想起来,就使人痛心不已!今天,我想就程砚秋同志在艺术上走过的道路和卓越的成就谈一谈,希望引起青年一代的戏曲工作者对艺术进修的方法有所体会。

砚秋同志的为人,正直、刚强、不怕困难,一贯对恶势力作不妥协的斗争,特别是在解放后接受了马列主义的思想,更显得立场坚定、爱憎分明。

我刚认识砚秋同志的时候,他才十七岁,那时他刚刚“倒仓”,不能演出,环境很不好。罗瘿公先生同他来我家里,希望我对他有所帮助。从此他就天天到我家里来,看我排戏,调嗓、练功,他也一起用功。我演戏时,每天给他留一个座位看我的戏,他每次看过戏以后,就向我研究一些表演上的问题,我们非常谈得来,因为彼此的看法往往是一致的。当时,每天来我家给我说戏的几位老艺人,都是在艺术上有功夫的;砚秋同志在旁边仔细听、看,记在心里,得到很多益处。他先跟陈啸云先生学戏,从乔蕙兰先生学昆曲,后来又向王瑶卿先生学习。他早期所排的新戏,大半是王先生给他安腔、安身段。那时并没有建立导演制度,王先生所做的事情,仿佛有点象今天的总导演。砚秋同志从王先生那里学到了不少可贵的东西,打下了深厚的基础。这一个时期,在他的一生艺术事业上是起了关键性的作用的。

砚秋同志的独创性和勤学苦练的精神,是值得后辈学习的。他的遗文里谈到的“四功五法”的锻炼过程,都是他亲身体会的经验之谈。他的艺术修养,是和他的好学不倦的习惯分不开的。他从艺术实践中懂得如何观察本质,辨别精粗美恶,我们内行有句话叫“眼睛里揉不进一粒砂子去”一些庸俗过火的形式主义表演是逃不过他的眼光的。这从他的文章中总的精神来看,他对戏曲程式的运用,是要求从人物的具体环境出发,给人以一种真实感,而不是孤立地卖弄技巧。任何好的唱腔和身段表情,如果安得不是地方,或者过了火,那就等于画虎类犬、点金成铁了。他曾对我说:“演戏总的以含蓄沉着为上”。我了解他的意思,所谓含蓄并不等于晦暗,沉着并不等于迟缓,他演的窦娥,在正直、善良、舍己为人的道德品质上,和关汉卿笔下的窦娥是一致的。但在表达窦娥的性格方面,砚秋同志是偏重于端庄含蓄,而关氏原作则比较倔强泼辣。但这不过是表示反抗形式的不同,至于反抗的实质则并无两样。演员在这种地方,当然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对原作予以适当的处理,也同样能够创造出鲜明的形象而感动观众。

砚秋同志的艺术道路,是善于继承优良传统,但并不为传统所束缚,善于吸收他人的长处而具有独创性。他不仅具备了表演才能,更重要的是艰苦奋斗,力争上游,在音韵、唱腔、身段表情各方面,都下了功夫来琢磨,目的在于通过这些程式创造鲜明动人的人物形象。这个目的他终于达到了,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程派。

人人都知道程派剧目以悲剧见长,但砚秋同志所演的悲剧都是反映封建社会里人民所受的各种压迫痛苦,有些剧中人虽然被迫害到死,并没有屈服,而反抗的意志更旺盛。他创作这些悲剧的意义,不是颓废消沉而是有积极性的。这种意义,主要是通过演员的精湛的表演,才能在舞台上表达出来,砚秋同志确乎已做到了这一点,给观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为戏曲艺术创造了宝贵的财富。

在程砚秋同志逝世一周年纪念演出上,听到观众反映说:这种纪念方式很好,大家可以从程派继承者演出的剧目中,唤起对程砚秋同志表演艺术的回忆。我想,青年同志们不但应该学习砚秋同志的表演艺术,更应该学习他的政治修养和道德品质,成为一个又红又专的演员;我们戏曲界的同志们也应当学习砚秋同志在艺术上艰苦卓绝的独创精神,在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正确方针下,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而加倍努力!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返回首页
E-mail: 578809168@qq.com  地址:北京
Copyright © 中国京剧程派艺术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6013881